重庆农商行给大股东大量“输血”内控失范支行行长受贿
时间:2019-10-07 19:24

  9月6日,港股上市银行重庆农商行拿到了证监会核准的新股发行批文,该行将于9月23日进行新股申购,将成为首家“A+H”上市农商行。

  财经参考梳理发现,该行虽为国内最大的农商行,▷•●但由于近年来重庆地区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及公司不良率的快速上升,致使其港股持续低迷。由于A股上市后的高溢价效应,大股东上市前猛增内资股。

  报告期内,重庆农商行不断向大股东“输血”,仅2018年上半年,公司向三大股东贷款高达108.12亿,且个别股东存在无法偿还的风险。截至 2018年8月31日,该行有36名内资股股东合计质押公司股份1,433,135,100股,◆■占重庆农商行总股本的14.3314%。

  招股书显示,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简称“重庆渝富”)持有公司9.98%股份,为重庆农商行最大股东,同时,重庆渝富还持有重庆银行13.02%的股份,同为重庆地区的商业银行,且双方90%以上的业务均来自于重庆地区,显然,重庆农商行与重庆银行具有较强的竞争关系。

  重庆农商行不良率虽低于内业平均水平,但其部分村镇银行、支行不良贷款却偏高。重庆农商行面临较大的问题是内控失范,短时间内频繁调整19名中层管理人员,1名中层档案蹊跷涂改,高管人员更是违背中央八项规定,高规格出行。更为不堪的是,旗下支行行长涉嫌受贿被银监会处罚终身禁入。

  2010年12月16日,重庆农商行在香港上市,成为内地全国首家上市农村商业银行、首家境外上市地方银行、西部首家上市银行。该行虽开创了多个“首家”,但其在香港市场并未被资本看好,股价一直处于低迷状态。

  数据显示,重庆农商行在香港联交所H股上市时的每股发行价为5.25港币,上市后其港股被贴熊签,长期处于破发状态,股价总体维持在3港币至4.8港币区间运行。★-●=•▽截至2019年9月16日上午收盘,重庆农商行报收每股4.28港元,▲●…△跌幅1.83%。上市近9年的重庆农商行,◇=△▲股价却较当初发行价下跌了18.48%,•☆■▲大幅跑输于恒生指数。数据显示,恒生指数在此期间,•●由22949.78点上涨至27081.031点,涨幅18%。△▪▲□△

  2016年,◆◁•重庆农商行的每股净资产为5.59元,2018年6月,公司的每股净资产为6.61元。照此来看,其港股股价长期跌破净资产,但大股东却无动于衷,并未采取回购等有力的维稳措施。

  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公司在A股IPO前夕,大量发行内资股。招股书显示,2017年8月23日,公司第三届董事会第五十二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定向增发内资股具体方案的议案》等议案,确定内资股增发的具体方案,根据内资股增发方案,重庆农商行股份数量为7亿股,△▪▲□△□◁发行价格为每股5.75元,认购对象及认购股份数量为重庆渝富认购368,695,582股、重庆城投认购165,652,209股、交旅集团认购165,652,209股,全部由前三大股东包揽。

  很明显,A股上市后的造富效应,○▲-•■□使大股东宁愿花更高的价格增持公司内资股,而不愿意在价值投资主导的港股市场,增持港股股份。

  作为一家地方性商业银行,重庆农商行的贷款业绩主要集中在重庆地区。2015-2018年6月,公司在重庆市内营业机构发放的贷款总额分别为2,501.60亿元、2,779.51亿、3,079.60亿元和3,279.50亿元,占整个贷款总额的比例分别为93.14%、92.47%、◁☆●•○△90.99%和90.54%。如果重庆地区经济发展发生重大下滑,将可能对该行的资产质量、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重庆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9500.27亿元,比上年增长9.3%,这一GDP增速,打破了此前保持了10年的年均两位数以上的高增速历史。2018年,重庆市全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20363.19亿元,同比增长6.0%,增速明显下滑。

  值得注意的是,重庆农商行不良贷款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批发和零售业、◆●△▼●农、林、牧、渔业和建筑业等传统的第一产业,而重庆市第一产业增长的形势更为严峻,数据显示,2018年重庆市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1378.27亿元,增长率4.4%。

  2018年上半年,公司贷款最为集中的所属重庆地区的制造业行业增速1.3%,大幅低于全国水平6.0%。由于重庆农商行制造业等第一产业在公司贷款中占比较高,公司的贷款质量受到较大影响。

  报告期内,重庆农商行对上述四大行业中,除农、林、牧、渔业外,★▽…◇其他三大行业的不良贷款急速攀升,2018年6月,公司对上述四大行业的不良贷款额分别为17.42亿元、10.45亿元、2.03亿元和1.37亿元,而2015年却分别仅有4.68亿元、3.26亿元、▪▲□◁2.5亿元和0元。

  近年来,重庆农商行的不良率逐年攀升,2015-2018年6月,公司的不良率分别为0.74%、0.78%、0.96%和1.50%,最新一期的不良率较报告初期的2015年几近翻倍。

  重庆农商行亦坦言,公司2018年上半年贷款的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原因是出现单户大额不良贷款和重庆地区经济增速明显放缓所致。而2017年末,▲=○▼公司贷款的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原因是规模相对较小的客户抗风险能力较弱,市场变化导致经营困难。

  报告期内,重庆农商行逾期贷款金额分别为49.01亿元、45.92亿元、50.03亿元和59.22亿元,不良贷款金额分别为26.29亿元、28.73亿元、33.01亿元和44.64亿元,逾期贷款和不良贷款金额均逐年提升。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的逾期明显高于不良贷款,逾期贷款未划分为不良贷款的依据令多方质疑,同时在公司上市反馈意见中也遭到了监管层的问询。

  财经参考注意到,重庆农商行对若干个客户贷款较为集中,报告期内,重庆农商行最大十家单一客户贷款总额分别为232.28亿元、245.49亿元、246.79亿元和268.32 亿元,占贷款总额的比例分别8.65%、8.17%、7.29%和7.41%;占重庆农商行资本净额的比例分别40.34%、36.11%、▪•★30.87%和32.31%。

  招股书显示,▼▼▽●▽●重庆农商行最大十家单一贷款客户主要为隆鑫控股、华宇集团、重庆城投等为代表的制造业、房地产和水利环境等传统行业,其中,公司第一客户隆鑫控股引起了财经参考的注意。

  2018年上半年,公司对其贷款额高达50.78亿。●同时,隆鑫控股还是重庆农商行第四股东,其持有公司5.7亿股,占比5.70%。此外,公司第三客户重庆渝富、第四客户重庆城投也是重庆农商行的重要股东,上述两家分别持有公司9.98亿股、7.87亿股,以占比9.98%、7.87%分别排名前一、前二。★◇▽▼•

  近期,隆鑫控股拖欠违规占用资金的风波日益发酵。7月10日,隆鑫控股收到上海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原由是:2018年,隆鑫控股占有其控制下公司新兆投资资金4.8亿元,据了解,这笔资金来源新兆投资发行的非公开债务融资,违规占用后,隆鑫控股曾公开承诺于2019年6月23日之前归还,但一直未兑现承诺。为此,外界纷纷猜测其是否有此偿债能力。

  据天眼查显示,隆鑫控股曾存在股权质押达99次,3次司法协助中2次股权被冻结,2019年3月,隆鑫控股被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列入被执行人。2019年7月,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对隆鑫控股的执行标的物重庆农商行1500万股份进行了询价评估,可能对此标的进行拍卖,以偿还其所欠债务。

  重庆农商行亦承认,◇•■★▼如果公司最大十家单一贷款客户的贷款质量恶化,可能会使公司贷款组合整体质量下降,不良贷款增加,从而对公司资产质量、经营业绩和财务状况产生不利影响。▪…□▷▷•

  为了降低不良贷款,重庆农商银行对其进行了转让及核销。据招股书,重庆农商银行共处置了17笔处置不良资产,将账面价值约4.35亿的资产以1.90亿元甩卖出去,总体价格低至4.4折,部分低至2-3折。

  2015年3月,•□▼◁▼重庆农商银行将账面价值为7,500.55万元的不良贷款,▼▲以2折1,6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转让给重庆市博一陶瓷股份有限公司,损失5,916.31万元。◆▼同年12月,重庆农商银行将账面价值为5,315.54万元的不良贷款,以3折1,709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重庆晨昊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实际损失3,643.91万元。▲★-●

  2017年9月,重庆农商银行将账面价值为984.9万元的不良贷款,以3折363万元的价格转让给重庆市弘穗商贸有限责任公司,实际损失629.75万元。

  自2015年起,重庆农商行因监管部门的检查查处问题达16起,主要涉及信用卡审核不严、部分支行未严格执行信贷业务、股权质押管理存纰漏、资金用途转移、贷款审查不严等问题。

  同时,报告期内,公司因违反国内监管规定而被国内监管部门处罚达22 起,开具了22张罚单,共处罚金额达529.5万元。

  上述违法事件,2016年7月份因违反反洗钱规定,重庆农商行遭央行重庆营管部罚款20万元,一名相关责任人员被罚款1万元受到多方关注。

  但重庆农商行对此表示,在报告期内所受到的行政处罚不属于重大行政处罚,不会对上市形成障碍,或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态,才使公司违规不断。

  财经参考查阅银保监会网站发现,重庆农商行旗下支行行业还涉嫌受贿。据重庆银保监局2019年6月27日的行政处罚信息公开表(渝银保监罚决字〔2019〕29号)显示,陈波存在利用职务之便受贿的违法违规行为,中国银保监会重庆监管局对其作出禁止终身从事银行业工作的行政处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