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从算盘记账到电脑核算
时间:2019-07-14 05:13

  拿起这架被人遗忘多年的欢喜冤家,用抹布擦去紫红框隔间的浮尘,仔细打量着它,上下拨动着算盘珠子,陡然,许多往事涌上心头。

  记得,在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一家企业票夹车间从事统计工作,从收发物品,核算耗材成本,到计算工资等多项工作,▲=○▼都是凭借一架算盘来完成。

  中国是算盘的故乡。算盘的起源说法不一,有的说汉代,有的说唐代,但北宋名画《清明上河图》中,赵太丞家药铺柜上就画有一架算盘。几千年来,算盘一直是人们的计算工具,即使电子计算器出现,也未能被完全取代。

  未上学前,△▪▲□△父亲就教我背诵“小九九”口诀,★▽…◇手把手教我打算盘。父亲一边念口诀,一边拨动算盘珠子,一加一,二加二,三下五去二……我的手很笨拙,又打得慢,父亲边干家务边听着,当我偶尔念错一句口诀,他就喊:“停!错了重来。▲●…△”父亲不厌其烦、耐心指教,•●以最基本的“三盘清”对我加强训练——让我在算盘上拨123456789,见几加几打三遍,结果居然是987654321。父亲常以打算盘的方式,磨练我的耐力,▪…□▷▷•让我克服懒惰浮躁情绪。当小学开设珠算课程时,我已学得有模有样,一切在掌控之中。

  父亲严以律己,我常以父亲为“标杆”。◁☆●•○△父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阳泉市第一批税务干部,长期肩负着各行业的征税工作,在人们的眼里是名副其实的“铁算盘”。我的记忆中,一直定格着这样一幅画面——

  父亲穿着一件深蓝色中山装,骑一辆飞鸽牌28自行车、车把上挂着一个泛旧的黑色公文皮包,里边装着鼓囊的资料,他经常到很远的企业查账,早出晚归。

  晚上,在昏黄的灯光下,◆●△▼●父亲坐在窄窄的木桌前,从包内拿出一沓单据铺在桌面,左手指点数据,右手上下翻飞拨着珠子,屋内不时传出一阵阵“噼里啪啦”……那时候,▷•●我还在想,父亲怎会有那么多“打不完的账啊”。长大后,才逐渐理解了父亲的职业,税收工作任重而道远,离不开算盘。

  周末的下午,父亲正赶制一份报表,被邻居王叔喊去帮忙。父亲一推算盘应声而去。顽皮的我竟然学着父亲的样子,趴在桌子上,时而用手来回滑动算盘珠子,时而又挪到地上,把珠子朝下推着玩。我一屁股坐在算盘上,□◁脚蹬地,算盘珠子“吱扭吱扭”似车轱辘一样滚动,◇=△▲可带劲呢。殊不知,“咔嚓”一声,算盘梁被压坏了,珠子满地滚落……

  随着“吱扭”一声推门,恰被父亲看到这一幕,我惊恐万状,泪莹莹地望着父亲。父亲没有责备我,★◇▽▼•只是弯腰拾起珠子,摸着我的头,示意我看他把珠子串起,重新插入横粱孔。多少年过去了,我一直感念父亲对家中每个孩子的慈爱和宽容。

  在企业,我十余年从事统计、会计工作,从编制凭证,▲★-●到上报报表,始终离不开算盘,特别是到了月末结账,加班加点是常事。当工作忙不过来的时候,下班后我车把上挎着账本、算盘,带着孩子摇摇晃晃往家骑,晚上忙完家务,继续熬夜加班。多少个夜晚,我独自在灯下埋头结账。偶尔疏忽一笔,☆△◆▲■为几分钱翻来覆去不知查找多少遍,直到准确无误平完账,才能安稳睡去。

  若干年后,我进入工商部门工作。十多年在基层所搞内勤,肩负着辖区内几百个体工商户管理费的收取工作。登账、报表等一系列工作,依然离不开算盘。•☆■▲虽然工作繁琐忙碌,我始终与算盘如影相随。

  虽说时隔多年,仍然清晰记得1987年夏末,我参加了由市财政局举办的阳泉市第一批《珠算证》考试的情景,恍若昨天……

  那天,上百名财会人员夹着算盘进入考场。我身着松垮垮的孕妇装,步履蹒跚,缓慢地最后一个进入考场。人们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我,不免惊愕。当时,我怀着七个月的身孕也赶来参加考试。

  随着监考老师一声长哨,开考啦!整个考场气氛严肃,人们聚精会神,近百把算盘“噼里啪啦”……那响声,铿锵有力,如同疾风骤雨,声声击耳,撞击心扉……时过境迁,已成为一个时代的绝响。

  改革开放以来,科技飞速发展,电脑占领了各个领域,各行业管理细化,各种软件、模块应运而生。人们轻松操作电脑,不仅效率提高,而且质量完美,确实给人们的工作、★△◁◁▽▼生活带来很大便捷。▼▼▽●▽●

  如今,财会人员轻击鼠标、敲打键盘,会计数据自动生成,▽•●◆自动汇总、结转、制表等,数字神奇般变幻。◆◁•手工记账渐渐取消,算盘黯然淡出人们的视线。▪•★◆▼○▲-•■□◇…=▲